历史咨询

重庆火锅店纷纷开启外卖模式!自热火锅、杯你pick谁?

  央视财经2021年3月3日讯 说起火锅之都,非重庆莫属。不管是川渝系火锅,还是北派火锅,重庆的门店数量均在国内名列前茅,大大小小的火锅门店遍布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。但是面对疫情防控常态化,曾经奉堂食为正宗的重庆火锅又在经历什么样的变革?

  重庆,一座空气里都弥漫着火锅香味的城市,只要走上街头,就可以看到各类铺面、各色招牌的火锅馆遍及大街小巷。在2019年底,这个城市拥有约3万个火锅门店,尤其是江北区所在的内环,平均每两百米就有一家火锅店。

  火锅店老板顾杨从六张桌子起家,陆陆续续开了40家分店和加盟店。能够在这个卧虎藏火锅江湖谋得一席之地,致胜法宝除了品质过硬的食材,更关键的还是传统手工的秘制底料。

  除了精选的辣椒、花椒,牛油也是重庆火锅的灵魂所在。牛腹部纯度高且厚的脂肪层,个人心水造就了重庆火锅独特的重口味。牛油和花椒、海椒只有充分混合才能相互激发,这需要人工搅拌长达一个多小时。

  2020年初,受疫情的影响,重庆餐饮行业停业长达40多天。随后重庆多家火锅店推出“无接触火锅外卖”,前三天线上订单就超过了一万单,推出的短短10天内,200多家火锅门店的外卖订单达到三万余单,总销售金额近950万元。而对外卖时代的到来还没有做好准备的顾杨,只能彻底关门歇业。

  疫情前,这个火锅之城80%以上的火锅企业从未开展过外卖。恢复堂食后,顾杨第一时间定制了一批外卖专用塑料盒,并贴上了自己的品牌标签,熬过寒冬的门店堂食依然红火,曾道人官方网,但疫情让顾杨和同行们看到一个更大的市场。

  拥有70多家连锁店的火锅大户章经纬在疫情之前就开启了火锅外卖,推出自热火锅,疫情期间的销量达到了原来预期的3倍,目前累计已经销售了4万多盒。

  不仅如此,他还推出了“火锅家庭消费解决方案”,相比普通火锅外卖多送出了一套灶和锅,成本只增加10多元,却受到消费者的欢迎。他还推出了适合上班族使用的火锅外卖杯,半年时间,销量就达到了2万余杯。

  还有一家火锅店从疫情开始就推出了火锅外卖,最初每天都能卖出近1000单,销量能达到堂食的百分之八十左右。然而拿到手后的火锅外卖,口感不如堂食,店主田茂丰反复试验,最终确定了精准的菜品烫煮时间。现在他们在厨房的墙壁上,挂满了计时器,每锅外卖严格控制在一分钟,加上特殊材质的保温,让顾客到手后的口感恰到好处。

  根据重庆火锅协会统计,目前全国各地的重庆火锅店约有25万家,为了应对疫情冲击,大概有三分之一已经开展了外卖业务。从业者的积极求变得到了积极的回报。某外卖平台数据显示,2021年春节期间,外卖火锅订单同比增长2倍。

  不仅是火锅,对于整个传统的餐饮行业来说,发展外卖,既是危机下的自救,也是顺势而为的变革。中国饭店协会2020年3月的调查显示,有74.18%的企业开展了外卖业务,环比上升了45.18个百分点。

  截至2020年年底,全国外卖总体订单量将达到171.2亿单,同比增长7.5%,在线外卖收入占全国餐饮业收入比重约为16.6%,同比提高3.8个百分点。互联网正在成为传统行业发展的新动能。

  秦巴山区深处的城口,3200多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主要山脉41条,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500多座,在这个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地方,数百年来的腊肉制作和烹饪,传承的正是祖祖辈辈靠山吃山的生存智慧。

  制作腊肉的猪在富硒环境下生长,粮食喂养,这奠定了城口老腊肉独特口感的基础。然而很长时间以来,这里的腊肉只是村民们自用,产量也不大,而闭塞的交通让村民们一度受困于贫苦的生活。

  城口县属于秦巴山连片特困地区,2015年初,全县有90个贫困村,占行政村总数的52%,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。在国家脱贫攻坚政策的推动之下,城口县厚坪乡因地制宜,发展生猪养殖产业,在白鹤村建立了扶贫车间,引入了腊肉初深加工企业。

  富硒环境,粮食喂养,这无疑是大山深处的绿色农产品最核心的竞争力,但是空口无凭,没人知道他们饲养的猪真的是老百姓粮食喂养,还是喂的饲料。一种被称为“土猪认购”的互联网销售新模式出现了。

  企业在农户的猪圈里装上了摄像头,24小时全程监控。顾客一旦认购了生猪,就在能自己的微信里实时在线观看大山深处土猪的绿色生活,数字化的“千里眼”,真正保障了绿色腊肉“私人定制”。

  引入互联网销售渠道的厚坪乡腊肉销售量猛增,城口县腊肉产业链覆盖了当地90%以上的贫困户,年人均增收4000元。2020年城口县腊肉销量达3600余吨,销售额突破4亿元。2020年,城口县成功脱贫摘帽。

  截至2020年12月,我国互联网普及率超过70%,网民规模近10亿,构成了全球最大的数字社会。节目中我们也看到,无论是餐饮还是农业,都正在积极谋篇布局数字经济,与“互联网+”进一步融合发展。作为未来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方向,“新基建”正在为全面推进“互联网+”筑牢基石。我们相信,在未来,它将进一步助力农村经济社会发展,缩小城乡社会发展差距,实现区域协调发展。数字经济的广阔天地,城市乡村都将大有可为。